茶叶新资源企业会员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 取回密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n资讯中心news

  • 广州大滇号茶业有限公司
  •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中508号芳村茶业城315a大滇号茶
  • 电话:086-020-81808386
  • 邮箱:2442875139@qq.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品茶书文】茶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9 14:55:13   

    中国的对联文化蔚为大观。

    无联不成春,有联春更浓。



    贴对联是中国的传统年俗,有雅兴者更是泼墨挥毫手写春联,把宅子里里外外装点一新,增添浓浓的年味。


    好茶之人的对联自然也要体现出高!大!上!的格调!无论是请名家还是自己动笔,这词还是少不了的!


    其中以茶入联,广泛运用于茶馆、茶店、茶人之家等场所,增添了浓浓的茶味和品茗之趣。精心为大家搜集了史上最全的茶联!满满的都是文化呀!


    先看看这些名联


    竹无俗韵,

    茗有奇香。


    人们常说竹解心虚,茶性清淡,竹被视为刚直谦恭的君子。同样诗人们也说“茶有君子性”,茶总是和精行俭德之人相模拟。正因如此,茶竹结缘。


    竹雨松风琴韵,

    茶烟梧月书声。


    此联为清代名士溥山所题。作者是画家,也是诗人。此联恰是一幅素描风景名画,潇潇竹雨,阵阵松风,在这样的环境中调琴煮茗,读书赏月,的确是无边风光的雅事。将此联与任何一幅山川煮茗图相配都是不俗的。


    秋夜凉风夏时雨,

    石上清泉竹里茶。


    秋夜凉风,夏时阵雨,其清爽,其舒逸,有何能比?松涛环绕,竹林婆娑,唯此境隔竹支灶,听风声水声,始可与夏雨秋风相配。


    竹荫遮几琴易韵,

    茶烟透窗魂生香。


    园中置几案,扶瑶琴,隔窗有侍童烹茶,茶烟透窗,为墨增香。竹生水畔,荷香暗动,月上中天,影落荷池,其情其景让人顿生隔世之意。


    融通三教儒释道,

    汇聚一壶色味香。


    这副对联是当代书画家王梓梧书赠丁以寿的,对联中无“茶”字,但茶又无处不在,很好地表现了茶与儒释道不解之缘。



    茶联的出现,至迟应在宋代。但目前有记载的,而且数量又比较多的,乃是在清代,尤以郑燮(郑板桥)为最。


    郑板桥能诗、善画,又懂茶趣,善品茗,作为以诗书画三绝著称于世的“扬州八怪”的首席人物,如下他所作的许多茶联描写了粗茶淡饭,充分展现了其朴素恬淡的人生境界与清新脱俗的精神追求。


    汲来江水烹新茗,

    买尽青山当画屏。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墨兰数枝宣德纸,

    苦茗一杯成化窑。


    雷文古泉八九个,

    日铸新茶三两瓯。


    山光扑面因潮雨

    江水回头为晚潮。


    从来名士能评水,

    自古高僧爱斗茶。


    楚尾吴头,一片青山入座;

    淮南江北,半潭秋水烹茶。


    古今茶联层出不穷,细读品味,确有很高的欣赏价值。绍兴驻跸岭茶亭曾挂过这样一副对联:


    一掬甘泉好把清凉洗热客,

    两头岭路须将危险告行人。


    联中措施辞含蓄,寓意深刻,既表达甘泉佳茗给路人带来一丝清香,又道出人生旅途的几分艰险。


    一杯香茶请君品尝神清气爽真逍遥;

    两袖清风伴君而至茶味飘香够品位。


    欣赏一副副巧妙的茶联,就象喝一杯龙井香茶那样甘醇,耐人寻味,它使你生活中无形中多了几分诗意和文化的色彩,它能充实你的生活,使你增添无限的情趣。


    泉香好解相如渴;

    火候闲平东坡诗。


    龙井泉多奇味;

    武夷茶发异香。


    九曲夷山采雀舌;

    一溪活水煮龙团。


    雀舌未经三月雨;

    龙芽新占一枝春。


    瑞草抽芽分雀舌;

    名花采蕊结龙团。


    陆羽谱经卢仝解渴;

    武夷选品顾渚分香。


    素雅为佳松竹绿;

    幽淡最奇芝兰香。


    幽借山巅云雾质;

    香凭崖畔芝兰魂。


    翠叶烟腾冰碗碧;

    绿芽光照玉瓯青。


    诗写梅花月;

    茶煎谷雨春。


    一杯春露暂留客;

    两腋清风几欲仙。



    小天地,大场事,让我一席;

    论英雄,谈古今,喝它几杯。


    独携天上小团月,

    来试人间第二泉。


    四大皆空,坐片刻无分尔我;

    两头是路,吃一盏各自东西。


    从哪里来,忙碌碌带身尘土;

    到这厢去,闲坐坐喝碗香茶。


    玉碗光含仙掌露;

    金芽香带玉溪云。


    花间渴想相如露;

    竹下闲参陆羽经。


    细品清香趣更清;

    屡尝浓酽情愈浓。


    熏心只觉浓如酒;

    入口方知气胜兰。


    客至心常热;

    人走茶不凉。


    清泉烹雀舌;

    活水煮龙团。


    玉盏霞生液;

    金瓯雪泛花。


    香分花上露;

    水吸石中泉。


    大碗茶广交九洲宾客;

    老二分奉献一片丹心。


    竹雨松风蕉叶影,

    茶烟琴韵读书声。


    为善读书是安乐法,

    种竹植茶是明妙心。


    一帘春影云拖地,

    半夜茶声月在天。


    石鼎煎香俗物尽洗,

    松涛烹雪诗梦初灵。



    新安人杰地灵,传古阁牌坊,一曲徽腔成绝响;

    黄山物华天宝,献屯绿祁红,三杯猴魁余雅兴。


    聆妙曲,品佳茗,金盘盛甘露,缥缈人间仙境;

    观古俗,赏绝艺,瑶琴奏流水,悠游世外桃源。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去匆匆,饮茶几杯各西东。


    南南北北,总须历此关头,

    望断铁门限,备夏水冬汤,

    接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诸佛,上天下地;

    东东西西,那许瞒了脚跟,

    试竖起金刚拳,击晨钟暮鼓,

    唤醒眼耳鼻舌心意六道众生,吃饭穿衣。


    山静无音水自喻,

    茗因有泉味更香。


    青山似欲留人住,

    香茗何妨为客尝。



    红透夕阳,好趁余辉停马足;

    茶烹活水,须从前路汲龙泉。


    世间重担实难挑,菱角凹中,也好息肩聊坐凳;

    天下长途不易走,梅花岭上,何妨歇脚品斟茶。


    煮沸三江水;

    同饮五岳茶。


    拣茶为款同心友;

    筑室因藏善本书。


    天下几人闲,问杯茗待谁,消磨半日?

    洞中一佛大,有池荷招我,来证三生!


    品泉茶,三口白水;

    竹仙寺,两个山人。

    ——历史学家徐映璞


    来为利,去为名,百年岁月无多,到此且留片刻;

    西有湖,东有畈,八里程途尚远,劝君更尽一杯。


    斗酒恣欢,方向骚人正妙述;

    杯茶泛碧,庵前过客暂停车。


    随手烹茗化白鹤;

    绿地垂柳钓青钱。


    兰芽雀舌今之贵,

    凤饼龙团古所珍。


    龙团雀舌香自幽谷,

    鼎彝玉盏灿若烟霞。


    处处通途,何去何从? 求两餐,分清邪正;

    头头是道,谁宾谁主? 吃一碗,各自西东。


    忙什么,吃我这雀舌茶百文一碗;

    走哪里,听他摆龙门阵再饮三盏。


    扫雪应凭陶学士,

    辨泉犹待陆仙人。


    攀桂天高亿八百孤寒到此莫忘修士苦,

    煎茶地胜看五千文字个中谁是谪仙才。


    美酒千杯难成知已,

    清茶一盏也能醉人。


    龙井云雾毛尖瓜片碧螺春,

    银针毛峰猴魁甘露紫笋茶。


    剪取吴淞半江水,

    且尽卢仝七碗茶。


    禅榻常闲,看袅袅茶烟随落花风去;

    远帆无数,有盈盈轨水从罨画溪来。


    半壁山房待明月,

    一盏清茗酬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