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茶圈号首页>详情茶圈号

设计展上的润思

润思祁红2020/11/18 10:46:56润思祁红

对于一些日常用的物品,你会发现老一辈总结下来的“实用”这个词很重要,设计的再花哨,用着不顺手,几次之后就只有束之高阁蒙灰的命运。
 之前有个设计师朋友推荐了一本书叫《永恒如新的日常设计》,不同于以新奇吸引人眼球的内容,这本书的作者小林和人是一个生活杂货铺的店主,他喜欢针对不同用途而设计出适切的形状和材质,并以高质量制作出来的生活用品,在前言中他引用了意大利知名艺术家莫纳利的一段话:“我想要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烟斗,然后放入真的烟草,用看起来就是火柴的火柴点上,抽着烟斗样的烟斗才有真正抽烟的感觉嘛!坐在长得像椅子的椅子上,在看起来像个茶几的茶几上摆个正常普通的杯子,然后再注入满满的咖啡好好享受。”


往往“长的像杯子”的设计不会因时间而变得老旧,像这样以不变应万变的简约,反而在一片哗众取宠的物品中显露出强烈的存在感。 这次中国(无锡)国际设计博览会,润思的展位可以用环保来形容,里面每一样材料都是直接在厂里就地取材,却又处处蕴含了心思。
我们的展位外观是原祁红出口木箱的放大版,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之前在老厂工作过的上海知青彭国维先生立马给我发来了老木箱的制作方式:“在我记忆中,原祁红包装为规格60X60X60公分立方体,材质采用枫树原木加工(从石台县山区采伐运厂),内衬包装采用两面牛皮纸中间夹铝箔用浆糊粘合而成立方体(与外包木箱同规格),整个包装箱加工工艺流程均由厂包装车间从原木加工到成品木箱。”


在木箱外侧,我们用墨汁刷上了以前的出口唛头,在审评楼有一间屋子,里面有很多,早期是铁皮的,近年来用的是牛皮纸材质。祁红作为商品,在过去外销比重较大。出口祁红的唛头上一般会标明茶叶的等级、出产年份、出口国家等,有一些在当时很有名出口量大的唛头,像1110、1254、1256、1076等,对一些老祁红人印象深刻。当时润思有一位专门制作唛头的老师傅,叫杨焕章,杨师傅写的一手好看的毛笔字,制作唛头前要先把内容写到铁皮上,然后用凿子一刀一刀地刻。雕刻好的唛头再由墨汁刷到木箱上,有着与印刷体不同的韵味,像老景德镇瓷器下的落款,不是千篇一律的产物。

△润思展位


 △老唛头
70年和79年出口留样的样品罐,当时为了防止贸易纠纷,标准样是企业留一份,进出口公司留一份,外企留一份,所以标准样的样罐上有“安徽省贵池茶厂样品标签”、“上海市茶叶进出口公司”等标签字样。


1985年以前,茶企还没有自主出口的权利,基本是由中国土畜产进出口公司统一出口,而且那时大家都没什么品牌意识,祁红出口的名称说法也各不相同,有叫“中国红茶”、“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BLACK TEA”、“CHINA BLACK TEA”、“ANHUI BLACK TEA”等,有个参观的朋友指着展出纸盒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字样说这个很牛。


像设计展这样的专业展,来看展的一般都是行业人士居多,从之前的北京到无锡,很多到展位的设计师都表示了对老包装的喜爱,由此可见,一个合适的包装,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我们参加设计展的目的,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找到跟老厂契合的设计师,设计出独属于老厂的包装和周边产品。
设计周是一个新的视角,它让我们跳出自身本来的圈子。我们的邻居展位也是一家茶企,我在整个展馆转了转,可能我们是唯二两家茶企。邻居今年创立,看了下他们的产品结构,大多为传统包装,但他们着重展示的一款新品包装很新颖,从设计到材料视觉传达目的明确,展位的呈现从视觉听觉到味觉以及亲身参与度,给人的体验感很强,很受年轻人的喜欢。茶师也是个设计师,他对我们老厂也很有兴趣,细细研究了我们的老包装,约定好了有空一定要来走走。我想这应该就是参加展会的有意思之处,会结识一些不同行业的人,他们会从自身的角度带来一些对老厂新的解读。


英格德·拉曼说:“所谓今天的流行,明天即会被淘汰,因此我永远致力于追求可以不证自明的设计,纵使这真的是十分困难之事。”确实很难,但我们仍在努力探索。

茶禅一品茶业贸易有限公司

  • 简介信息:“茶禅一品”开拓市场于首都北京,立足品质于福建茶乡。以宽广向善的企业核心理念为先导,以“将人品、茶品融为一体”为企业经营理念,以独特的茶禅文化塑造品牌形象,以卓越的产品质量赢得消费者信赖。经十几年市场... 【详情